bokee.net

律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北京继承诉讼案例之——先夫妻析产后再进行遗产继承

吴某诉王某1等法定继承纠纷案
 
裁判要旨:
王XX生前绘画的作品之财产权利应当由其与盛XX、吴某共同共有。王XX于1973年死亡后,继承已经开始。在继承前应当先将吴某与盛XX各自所应当享有的份额析分出来,其余属王XX遗产部分由吴某、盛XX、王某1、王某2、王某3、王某、王某5按照法定继承原则予以分割。因盛XX已于1989年死亡,王某1作为其唯一的继承人有权转继承其应得继承份额。因吴某一直与王XX共同生活,并尽了主要扶养义务,并考虑到吴某对王XX的艺术创作所作贡献大于其他继承人,本院对吴某要求多分遗产的请求予以支持。

原告 吴某。
被告 王某1。
被告 王某2。
被告兼王某2之委托代理人 王某3。
被告 王某。
被告兼王某之委托代理人 王某5。

原告吴某诉称:王XX系我已故丈夫。王某1系王XX与其前妻所生之子。王某2、王某3、王某、王某5系我与王XX所生之女。1973年5月王XX去世。继承开始后,各继承人均未作出放弃继承的表示。至今,各继承人仍未依法析产分割。王XX的遗产有油画、素描、国画等作品共1000余幅,一直由我统一保管。王XX生前曾明确表示将其作品捐献。我作为王XX的妻子,为实现王XX的遗愿,一直想将自己所享有的王XX部分遗作捐赠给国家,并曾多次提出关于捐赠方面的建议,但各被告基于种种原因和理由始终未能与我达成一致意见。关于析产问题,我的意见是:第一,我与王XX于1939年春节在延安结婚,为合法婚姻关系,王XX的遗作绝大部分是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所作,依据《继承法》第26条的规定,应先将遗作中属于我的一半分出,其余部分由全体继承人依法继承;第二,依据《继承法》第13条的规定,因我一直与王XX共同生活并对王XX尽了主要扶养义务,我应适当多分一些遗作;第三,对剩余份额,其余五位继承人应依据我国《继承法》第13条规定对遗产进行分割。综上所述,请求:1、对王XX关于美术作品方面的遗作依法析产,并对我适当多分;2、本案诉讼费由我与王某1等五被告按分割王XX遗作的份额比例承担。
被告王某1辩称:由于家父王XX是中国现实主义绘画艺术大师、素描艺术巨匠,只有全面整理王XX先生的作品并进行整体系统研究,才能逐步认识到王XX先生作品的艺术价值,确立其在中国乃至世界艺术史上的地位。如果分割王XX的遗作,将破坏其艺术的整体性。因此,吴某的诉讼请求不应得到支持。退一步讲,即使应当析产,我的生母盛XX作为王XX的前妻应当享有遗产三分之一的份额,吴某只能享有三分之一的份额,其余遗产应当由各继承人平均分割。
被告王某2、王某3、王某5、王某辩称:我们均同意吴某的意见。
经过庭审质证及双方当事人辩论,本院查明以下事实:
一、关于继承人情况。
被继承人王XX于1911年出生,1973年5月死亡。王XX死亡前未立遗嘱。王XX于1921年在原籍XX省XX县与盛XX结婚,婚后生有一子王某1。后王XX于1939年在延安与吴某结婚并一直共同生活至去世。吴某与王XX生有王某2、王某3、王某5、王某四女。1959年左右,盛XX由原籍迁入北京,1966年从北京迁回原籍,1979年盛XX又从原籍迁回北京生活至1989年死亡。盛XX在北京生活期间,未与王XX共同生活,系由王某1照料。王XX与盛XX、吴某的婚姻均为事实婚姻。王XX与盛XX未履行法定的离婚登记手续。对此事实,双方当事人均无异议。
在庭审中,双方当事人对盛XX是否应当作为继承人的事实进行了法庭质证及辩论:
吴某主张王XX与盛XX的婚姻关系已经解除,为此提供证据:1、XX市民政局于2002年11月28日的证明,内容为:“我局11月8日的盖章证明不涉及盛XX的情况,对盛XX是否是革命家属身份不予证明”;2、孙XX、孙X的书面证言证明盛XX同意离婚并签了字;3、陶XX的书面证言,称其向盛XX讲起王XX再婚之事,盛XX表示理解并毫无怨言;4、北京市公安局新街口派出所(以下简称新街口派出所)出具的三份户口证明,分别摘抄自盛XX1953-1959年,1960-1969年,1982-1990年的户口卡底档。该三份记录的盛XX出生日期、婚姻状况、迁入北京时间均有出入。吴某以此证明仅凭户口证明不能证明盛XX的婚姻状况。
王某1对吴某提出的证据不予认可,主张王XX与盛XX一直未解除婚姻关系。提供证据有:1、XX市西由镇人民政府、XX市公安局西由派出所的证明,载明王XX与盛XX未解除婚姻关系;2、新街口派出所出具的户口证明;3、XX市民政局、XX市人民政府三山岛街道办事处于2002年11月8日出具的证明,载明政府在得知王XX参加革命后,一直把其妻子盛XX作为革命家属对待;4、律师对王XX弟媳方XX的谈话笔录,其称王XX从未要求过离婚,解放后也没有;5、王XX亲笔书信两封。吴某对王某1提供的证据的证明力不予认可。
应王某1申请,本院从中央美术学院及新街口派出所调取证据如下:
中央美术学院提供了王XX在延安时期的学员履历表、干部登记表及1952年王XX的干部登记表及党员登记表。上述材料均记载王XX的妻子为吴某,在党员登记表中王XX自述“前妻王盛氏,未受教育,家妇女(原文如此)。我曾提出离婚,她不作答复,我即书面声明与其脱离关系并和家庭脱离关系”;根据新街口派出所提供的盛XX1960-1969年的户口卡片记载,盛XX于1959年迁至北京时登记为“有配偶”。根据其1982-1990年的户口卡片,盛XX登记为“丧偶”。
吴某对上述证据予以认可。王某1认为王XX履历的记载不能反映客观情况,而且解除婚姻关系是要式行为,王XX本人的自述亦不能证明其与盛XX解除了婚姻关系,故对该证据不予认可。王某1对于新街口派出所保存的户口卡片予以认可。
二、关于王XX的遗产范围。
王XX生前将其创作的《血衣》、《参军》两幅作品捐赠给革命博物馆。王XX死亡后,其生前所画大部分作品一直由吴某保管。1985年4月,吴某将王XX的绘画作品28幅捐赠给中国美术馆。1989年10月吴某将《井岗山会师》油画一幅捐赠给中央档案馆。1997年3月11日,吴某委托北京XX拍卖有限责任公司拍卖王XX的作品《静物》、《德国老人》。王某1曾以吴某及拍卖公司为被告起诉到北京市宣武区人民法院,要求判令双方签订的拍卖合同无效。该案经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吴某与北京XX拍卖有限责任公司之间的拍卖合同无效;北京XX拍卖有限责任公司将所保管的二幅画返还吴某处保管。
诉讼中,经本院现场清点,吴某现保管王XX的绘画作品共1302幅(包括争议的《松树》、《寒鸦》两幅作品)。吴某住所现有一穿衣镜,王某1住所有一画桌,均为王XX生前所有。现双方当事人均认可吴某保管的除了《松树》、《寒鸦》两幅作品以外的1300幅作品及穿衣镜、画桌各一个均属于遗产范围。
双方当事人对王XX的遗产范围存在的争议及质证情况为:
1、吴某称《松树》、《寒鸦》两幅作品系王XX生前转让给他人,吴某于王XX死亡后购回,应为吴某个人财产。并提供《协议书》一份,内容为:“王XX于30年代创作的《松树》、《寒鸦》,吴某一次性给付王X荣五千元,画即日起归吴某所有”。签字人为王某5、王某3、王X荣。王某1对该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该证据不能证明这两幅作品是王XX于何时及何种方式转让给王X荣的,故应属于遗产范围,不属于吴某个人财产。
2、王某1称吴某未经其同意于1985年4月捐赠中国美术馆28幅,1989年10月捐赠中央档案馆《井岗山会师》油画一幅。为此提供两份证据:1、中国美术馆收藏证书及所附28幅作品目录;2、中央档案馆受赠证书。吴某对该证据真实性认可,但认为其向中国美术馆捐献作品时王某1知道且未表示异议。《井岗山会师》是王XX生前捐赠的,在文革中返还给了吴某,1989年中央档案馆取走此画。王某1对吴某的说法不予认可。
3、王某1主张除吴某保管的1302幅作品及穿衣镜、画桌外,吴某还存有王XX的画具、笔记本、手稿、习作、书法作品、资料等遗作,此外中央美术学院在“文革”后还曾补发过王XX工资。为此其提供1996年9月21日由吴某、王某3、王某、王某5签署的协议,该协议的内容是协议人对王XX遗产进行分配的方案及意向。王某1另提供有关书籍、王XX生平介绍等证据,称部分已经刊登在出版物上的作品不在吴某现保管的范围内,应推定在吴某处。但王某1未能证明除吴某现保管的作品及穿衣镜、画桌外,尚有其主张的其他遗产存在。
吴某称王某1保管有《葫芦》、《南瓜》两幅画应属于遗产范围,并提供中央电视台高XX出具的书面证言。王某1对此予以否认。吴某未能提供其它证据证明该作品存在及尚由王某1保管。
4、应王某1申请,本院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革命博物馆取证如下:
中央美术学院证明王XX在文革期间未停发过工资。中国革命博物馆证明:《血衣》、《参军》均为我馆组织创作的作品,陈列于展览中并收藏至今。由于当时特殊的历史原因,未发收藏证书及稿酬;王XX子女对此情况知悉,从未就作品的所有权提出过异议;该作品的所有权及展览权归我馆,著作权、其他权利属作者本人及其家属。
吴某对以上证据均予以认可,王某1对此不予认可。
在庭审过程中,王某2、王某3、王某5、王某对以上证据的质证意见与吴某相同。
上述事实,由双方当事人提交的已列证据材料,及吴某提供的洗XX全集(节选)、北京市公安局建国门派出所证明、居民户口簿、陶XX所著文章《王XX的青少年时代》,王某1提供的个人简介、国家文物局制订的限制出境名单、新街口派出所的户口证明及双方当事人陈述在案佐证。在庭审中,双方当事人均同意对王XX的遗产进行分割。
本院认为,被继承人王XX于1973年5月死亡后,继承已经开始。因王XX生前未立遗嘱,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五条之规定,对王XX的遗产,应按照法定继承处理。
一、关于继承人的确认。
本案中吴某、王某1、王某2、王某3、王某5、王某作为王XX的法定继承人双方当事人均无异议。关于盛XX是否享有继承权的问题,本院依照法定程序,全面、客观地审核了相关证据,依照法律规定,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独立进行了判断:1、当地有关机关分别向吴某及王某1出具了内容相反的证据,本院对该证据不予采纳;2、吴某及王某1各自提供的证人证言,因证人在庭审中均未出庭作证,且个人对于他人的婚姻状况的证言从证明力上较为薄弱,本院不予认定;3、新街口派出所提供的盛XX的不同时期的户口卡片的记录相互有矛盾之处,故该证据不能作为证明王XX与盛XX婚姻关系的依据;4、王XX在1952年的党员登记表中关于其与盛XX解除婚姻关系的自述,该证据的真实性本院予以认可。
根据我国婚姻法的规定,离婚属于要式法律行为。依据现有证据,可以认定王XX与盛XX并未履行法定的离婚手续,王XX在其死亡前与盛XX的婚姻关系一直处于存续状况。王XX与吴某结婚的事实及王XX登记表中的自述不能作为确认王XX与盛XX离婚的依据,故盛XX对王XX的遗产应享有继承权。本院对王某1关于应当认定盛XX继承人身份的主张予以支持。
二、关于遗产范围。
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现双方当事人均认可现由吴某保管的1300幅作品及穿衣镜、画桌为王XX个人物品,故其中属王XX个人所有的部分应属于遗产范围。《松树》、《寒鸦》两幅作品虽系王XX所作,但是所有权已在王XX生前转移至案外人王X荣,吴某从案外人处购得后即成为该两幅作品的所有权人,故这两幅作品不属于遗产范围。《血衣》、《参军》两幅作品的所有权已于王XX死亡前转移至革命博物馆,亦不属于遗产范围。王某1所称吴某还存还有其它如画具、笔记本、手稿、习作、书法、资料、补发工资等遗产,吴某称王某1保管有《葫芦》、《南瓜》两幅作品,但双方均未能举证证明上述遗产的客观存在,故对王某1、吴某所述上述主张本院不予采信。继承开始后,遗产分割前,各继承人对遗产处于共同共有,对遗产的处分必须征得全体共有人的同意。吴某于1985年4月捐赠中国美术馆28幅,1989年10月捐赠中央档案馆《井岗山会师》油画一幅。依据现有证据,吴某不能证明其以上捐赠行为征得了全部共有人的同意,因共有人之一王某1对该捐赠行为持反对意见,故吴某的捐赠行为不能产生转移遗产所有权的法律后果,上述29幅作品也应属于遗产范围。综上所述,本院确定王XX的遗产应为1329幅美术作品及穿衣镜、画桌各一件。
三、关于析产的原则。
根据以上确认的事实及有关法律规定,王XX生前绘画的作品之财产权利应当由其与盛XX、吴某共同共有。王XX于1973年死亡后,继承已经开始。在继承前应当先将吴某与盛XX各自所应当享有的份额析分出来,其余属王XX遗产部分由吴某、盛XX、王某1、王某2、王某3、王某、王某5按照法定继承原则予以分割。因盛XX已于1989年死亡,王某1作为其唯一的继承人有权转继承其应得继承份额。
因吴某一直与王XX共同生活,并尽了主要扶养义务,并考虑到吴某对王XX的艺术创作所作贡献大于其他继承人,本院对吴某要求多分遗产的请求予以支持。
在庭审中,因双方当事人对于遗产的价值及分割方式不能达成一致意见,本院在“不损害遗产的效用”的前提下依据以下原则酌情进行分割:1、对于成系列的作品尽量保证其完整性,将其整体分配给某继承人;2、每位继承人的继承份额应当包含王XX各个历史时期的作品,以保证完整反映王XX一生绘画技巧及思想境界的变迁;3、每种类型(素描、油画、国画、未完成作品及其它形式)的作品视为每单幅作品相互之间等值,不按照作品的尺寸及材料评定价值;4、吴某已捐赠的作品属于吴某所有,相应减少其他应得的份额;5、穿衣镜及画桌仍由现保管人所有。
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条、第三条、第五条、第十条、第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及第二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一、本判决所附财产清单一中所列作品及穿衣镜一个归吴某所有;
二、本判决所附财产清单二中所列作品及画桌一个归王某1所有;
三、本判决所附财产清单三中所列作品归王某2所有;
四、本判决所附财产清单四中所列作品归王某3所有;
五、本判决所附财产清单五中所列作品归王某5所有;
六、本判决所附财产清单六中所列作品归王某所有;
七、吴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将本判决所附清单二、三、四、五、六所列作品分别给付王某1、王某2、王某3、王某5、王某;
八、驳回吴某其他诉讼请求。
席向阳—北京资深离婚继承律师
预约电话—151 1698 2995
席律师毕业于中国法学最高学府——中国政法大学,现为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专职执业律师。
席律师从事律师行业多年来,一直专注于离婚继承纠纷案件的处理,凭借着深入的理论研究、丰富的诉讼经验以及广泛的人脉关系,成功代理各类离婚继承案件数百件,积累了丰富的办案经验,取得当事人充分认可,赢得良好口碑。
席律师代理的案件当事人多为优秀成功人士:民营企业家,国企老总,高级白领(私企高管,跨国公司、外企或国企员工),公务员,记者,演员等,绝对保护个人隐私。部分当事人直接聘请本律师为其私人法律顾问或其公司的常年法律顾问。
离婚业务范围:
1、代打离婚官司,包括:解除婚姻关系、夫妻财产分割、争要抚养权、离婚索赔、探视权纠纷、涉外离婚、解除同居关系、离婚后追索抚养费、离婚后变更抚养权、离婚后新发现财产纠纷、离婚后子女姓名权纠纷等各类离婚案件;
2、夫妻共同财产调查、离婚纠纷居中调解、离婚纠纷案件起草法律文;
3、离婚法律咨X2、离婚心理咨X2、婚前婚姻生活规划、家庭理财咨X2等。
继承业务范围:
1、代打继承官司;
2、代书遗嘱、遗嘱见证、遗产信托。
3、继承纠纷居中调解等
分享到:

上一篇:北京继承纠纷诉讼案例之——同一顺位继

下一篇: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